滴血的彼岸花

首页情感故事正文人气:7284 ℃时间:2019-03-21 04:52:14

如果你爱上一个人,却永不得相见,你会不会在夜深灵魂滴血?

情人节那天,芊芊在电话里说着这样话的时候,我依稀记得,她微笑时那清冽的恬美,记得她白皙的手臂上,那盘绕着一株植物的刺青。她说她一生都在等那个叫郦垚轼的男人。

那天我对那个男人并没有在意,却对她手臂上的刺青有了浓厚的兴趣。那是第一次知道这种叫曼珠沙华的植物。曼珠为花妖,沙华为叶妖,传说这种植物开在黄泉路的两旁,是接应灵魂至彼岸的,是连接阴阳两界的花,所以叫“彼岸花”。它鲜豔如滴血,妖娆妩媚。开花时叶子凋落,长叶时花又凋谢,花叶永不相见的悲恋,犹如人间地狱永世隔绝。

这个凄美的传说,让我记忆犹新。而认识芊芊的过程,我没有什么特别的新鲜,那天在某市的一个酒吧,我缄默地坐在芊芊的旁边,饮着咖啡,吹着从嘴里腾起出来的烟圈。她突然冒出一句,说我抽烟的姿势像她以前的男朋友。于是,芊芊说起她和郦垚轼的故事。她和他发小长大,十五岁的时候,他吻了她。十八岁的时候,她家由于债台高筑,迫不得已的举家悄悄地离开了这个村落。第二年,她偷偷地回来一次,就是那一次他们偷吃了禁果,她把初夜交给了他,彼此并默默无闻地生活了一段时间后,他们就永不再相见。

我很蹊跷,于是问她为什么如此?她缄默了许久,捋起了自己的衣袖,那盘绕的植物生的异常鲜红和缠绵。

“因为我是曼珠,他是沙华。”他没有给我一个明确的答复,只是说了这一句话,然后就消逝在苍茫的夜色中。后来,我每当看到鲜红的花,都会不由自主想起那株叫曼珠沙华的植物——芊芊手背上的刺青,也就自然想到,芊芊是否找到郦垚轼,且跟他幸福在一起?我甚至幻想过我会不会取代那个叫郦垚轼的男人,因为,芊芊的容颜,让我倾倒。但这种幻想是在碰到蕊蕊之前。

如果不是蕊蕊说起了郦垚轼这个名字,我想,我是绝不会引起思维的涟漪,更不会注意到芊芊的存在与否。

那是一个细雨霏霏的季节,某一天,我让疲劳的消除,丢在咖啡厅里,蕊蕊就坐在我旁边的座位,要不是她不停对着自己的手机大声的说话,我也不会注意她的一举一动。我听着她,连续喊着郦垚轼你在哪里?你到底来不来?也许是对方的什么原因,她不大一会后就不声不响的吭着头喝着咖啡,我穿过暗红的灯光线,看到她的眼睛在扑簌簌掉着泪珠。

我走了过去,随手拿起桌上的纸巾递过去,我说姑娘,什么事情让你这样?他的目光迟疑着我,好像闪着一丝感激,我看到她犹豫着我冒昧的好心,于是我就静默地站在那里,没有继续说出到嘴边的对她的安慰语,只见她努力装着一个笑容,最后却哭得一塌糊涂。

此刻,我竟莫名其妙的想起那个叫芊芊的女子,因为她和她同样让我此时心酸和心疼。

为此,我也莫名的糊涂着,竟陪着她坐到很晚。其实,我很想问她,郦垚轼是谁,他在什么地方,但又怕她说我唐突。终极,我依旧忍不住问了,但她却轻描淡写地说了她和郦垚轼的故事,从她的叙述中,我得知,郦垚轼是她深爱的前男友。这是我第二次从女人的口中听到与这个郦垚轼有关的称呼。然而,当我彻底明白蕊蕊在这一刻,决定放弃那个叫郦垚轼的男人,是因为我的突然出现。我有点目瞪口呆。听说开始另一场爱情是失恋的最好良药。嗨,她并不爱我,我又何别作茧自缚。但望着她满怀期待与稳操胜券,仿佛我本应是她的前世今生,于是,我想说我有女友的话,却没有说出口。

与蕊蕊的相遇,犹如突袭的闪电,让我眼花缭乱,让我措手不及。我明白激情有瞬间激起的火花,但我没想到,我和她也有,而且来的如此的迅雷不及掩耳,我和蕊蕊就这样相爱了。

在她的风景里,我游刃有余。不久,我在她的卧室发现了一个男人的相框,他是那么的帅气和温朗,我想,他就是那个叫郦垚轼的男人吧,当然,蕊蕊没有否认。当我看到她写字台上压着一张泛黄的毕业照,我问她,你、芊芊和郦垚轼是同学,蕊蕊也如实招来,原来,他们是从小一起玩大的铁杆子,于是我调侃对蕊蕊说,看样子这个郦垚轼的男人是个很不错的人。她听后,盯了我好长时间而后,缓缓地说,他爱的是芊芊,接着她的声音变得歇斯底里,他是混蛋,死了,死的活该!他根本就没爱过我。

我有点震撼和困惑,死了?他怎么死的?那我认识你的那天电话,你的呐喊不是在跟郦垚轼?她怔了一下,然后哭的更凶,泪珠接连不断的往下滴。她说,本来想和他做一个了断,却发现他跟芊芊在一起,因为电话的那头,她听到了芊芊呢喃声,所以她滋味难受,汹涌着嫉妒,没想到,他出事了,再也回不来了。

原来,那天后他就神秘的失踪了,任何地方也找不到他。蕊蕊陷入了痛苦的回忆之中,有点撕心裂胆……她喃喃地说,他失踪了,一定是她杀了他,她把他埋藏了,但我找不到确凿的证据。我看到她,一脸痛苦纠结在一起,那一刻,我明白,她其实还爱着他。我也明白,她所说的“她”是指芊芊,她恨着她,也恨着郦垚轼的狼心狗肺。

不久,我在那个酒吧有又一次见到了芊芊。幽暗的灯光下,芊芊的脸,显得异常凛冽与哀伤。说真的,像她如此的样子,是没有一个男人会轻易接近和她搭讪。

我清楚我的搭讪,她一定会不厌其烦。你还爱着他吗?我话音刚落,芊芊就猛地转过头,看到是我,她放松了下来,嘴角绽放着一丝笑意,你说什么呀?我淡淡地说,我记得他的名字叫郦垚轼。芊芊立马涌上嘲讽的意味,我爱他又怎样,不爱他又怎样?我说没怎样,不过,他死了,有人怀疑你杀了他。她倏然变的脸色苍白,你是谁?我环视了一下周围,于是,我和芊芊出了酒吧。

我撒谎地说,我是郦垚轼的远房表亲,长的和他很酷似,如果不细致地看,也许别人分不清我和他,难道郦垚轼以前没有对你提起过我?她点着头又摇着头,我实在想不起来了,说杀郦垚轼的是蕊蕊吧,其实她才是真正的凶手,她一直嫉妒我和他相爱,还死皮赖脸的插上一腿,而郦垚轼犹豫着是青梅竹马的份儿,不好意思伤她的心,和她和着细腻,但她很清楚,郦垚轼心底爱的是我而不是她,她不肯就此善罢甘休,于是,她便下了毒手。

她忽然拽住我的手,要我一定为郦垚轼报仇,既然你是他的亲戚,就不能让他死的不明不白,她要让他瞑目九泉,我说我们该怎么办?她说她有办法让蕊蕊说出真相。

芊芊逐字逐句而满怀信心地说,两眼却充溢着凄凉和悲伤。

我和芊芊道别后,忧心忡忡地回到家,说不出一路的滋味是什么味道。当我打开灯,却发现一个女人坐在客厅的沙发上,悠然自得。我吓了一跳,竟然是蕊蕊。我晕乎地说,你怎么进来的?她没有作声,只是咯咯笑着。我在她的笑声中,顿然记起,我曾经留过钥匙给他,也许这个女人是背着我配了一把,不然,我没有顺理成章的解释。于是,我生气的对蕊蕊说,你怎么能这样,没有经过我的允许,却做着偷鸡摸狗的勾当。

她给我一个恬不知耻的吻,然后紧紧搂住我说,郦垚轼,亲爱的!谢谢你回来找我。我莫名地说,我不懂你的意思,你在胡说什么?只见她很熟练的从我沙发上的行李中,一个文件夹中掏出几张单子,散落在我面前。我醒悟了,原来我整容后的面目,依旧逃脱不了她的锐眼识别——曾经的我和现在的我,在她眼里依然是合二为一。我像熄了气得皮球。本来酝酿中的伎俩,那份欲知后事的分解,依然在她面前显得苍白无力,可芊芊知道吗?

那天,我被踹入悬崖后,我麻木地像死人一样,原以为今生被人谋害的冤屈,没了喊冤的着落。幸运的是我还活着,但我不知道这次的谋害是否是芊芊和蕊蕊地秘密策划?只知道在跌入深谷很难生还直下的瞬间,耳边始终萦扰着芊芊地咬牙切齿,我得不到你,她也甭想!所以,我必须要弄清芊芊杀我的原因,因为我爱她,她也爱我却害我。

蕊蕊跟我说,她一直派人跟踪着芊芊,她坚信一定会找到芊芊的蛛丝马迹,总有一天,她会拿出充分的证据,证明她就是杀害我的罪魁祸首。当她发现我接近芊芊的那一刻,她就开始调查我的来历,奇怪,怎么也查不出,她便感到疑惑,于是,她就想方设法接近我,所以那天咖啡厅的相遇,也是她蓄谋已久的期待。如今,她发现我就是郦垚轼,并愿意接受她,让她欣慰和不已。她怨愤我,说我早知道杀我的人是芊芊,说我还在纵容她,但她没想到芊芊把我推下悬崖,我竟然还活着。

她说她很清楚我的整容,也知道我为什么这样?因为我心中一直爱着芊芊。她还强力地要求我,应该告她,让她去坐牢,让她在牢里慢慢忏悔。她明确地告诉我,芊芊现在是十足的变态狂,什么事情都想的出来,干的出来。

蕊蕊言犹未尽的说着,这时,我突然感觉房间氤氲着一股煤气味,接着传来一阵尖锐地怪笑,我就成全你们吧,让你们一起去天堂!霎那间,我的房门被重重地关上,随后我听到防盗门被反锁的声音。我知道,这是芊芊的过激行为,但不知她什么时候的暗度陈仓。

煤气味越来越浓,我在努力寻找它散发的源头,却找不着,于是,我使劲地踹门,门却像牢门一样的结实,岿然不动。蕊蕊突然哭了,拽住我说,我们对不起你!然后,她抱紧我,有气无力的叙说着,那场预谋杀害我的来龙去脉,是她和芊芊的共同策划。她们曾经约定,如果同时爱上一个男人,要么一起得到,要么谁也别想得到。但是,芊芊不想放弃你,所以,她必须杀死你。那一天,我佯装着若无其事和你电话攀谈,其实,我早已知道你被她约到悬崖边,在等待末日来临。

我的心在滴血,在悲凉,浑身像冻了冰似的冷,原来,我成了她和芊芊爱情的玩偶,只要她们爱的剧毒轻轻一点,便成了我致命的伤心,但是我无法释怀和理喻,这两个女人对我的爱。

这一刻,我万念俱灰,真想掏出打火机燃出火源,让爆炸的火吞噬,这样也许能安静而利索地走出这两个女人的世界。正当我闭上眼,欲要接受天堂的时候,蕊蕊摁住了我的手,同时芊芊也带人破门而来。

我和蕊蕊被拖了出来,蕊蕊昏迷地倒在我身边,我望着她,心里的五味一起汹涌,我说不清自己是心疼她,还是她理应咎由自取,或是罪有应得。

不大一会儿,我被芊芊哭着拖到一个僻静的地方,她对我说了最后一句话,她说她一生都在犯浑,但最大的是,不该深深地那么爱着我,失去我,是她一生的痛苦。我知道她对我的爱是炙热的,所以我才有了原谅她对我残忍的伤害,只是她爱的令我不可思议,让我差点丢了性命。其实,从那天发现她手背上的刺青开始,我听她所说的故事,我便明白,她是在祭奠我们的爱情,只有爱的深刻,才有刻骨铭心的怀念之举,我心里透明地很。

芊芊和蕊蕊为了一个约定的诺言,她毅然杀我,成了她终身的悔恨和忏悔,但当她发现我活着的时候,与不守诺言的蕊蕊厮守着,她愤怒难忍,她不能看着自己所爱的人再度投入别人的怀抱,特别是一直掺和缠绵的蕊蕊而毁掉她幸福的人,纵然毁灭也不能让其成全,尽管在最后的那一刻,她的理智战胜了摧毁式的情感,让我和蕊蕊死里逃生。

我凝视着芊芊,这个执著的女人,让我爱恨交融,又让我百感交集。我说,是你把我拱手给了蕊蕊,我的爱本是情有独钟,你却让它风情万种。现在,我觉得我错了,我成了你和蕊蕊共同的沙华。她低下了头,我知道我的话切中了她的要害,给她没有了反驳的机会,但我发现,她在摩挲着手背上的彼岸花。

那一刻,那朵妖娆的彼岸红,我倏然觉得,不是在绽放,而是在滴血……

为您推荐
  • 有一种幸福,叫一路有你相伴

    世界这么大,心甘情愿的陪伴是最好的缘;心灵这么小,有人把你装心里是最深的恋。不要把别人对你的好,当作理所当然,失望攒够了,再深切的爱也有放手...

    9983  131  2019-10-21
  • 2012股市经典语录

    买卖的时机比买卖何种股票更为重要。量价背离:量价相随弟与兄,暂时离背勿心惊。果真反目亲情断,明察秋毫顺势行。庄家护盘:无奈空方散户多,庄家出...

    8948  266  2019-10-21
  • 有些话,可能是你一辈子想知道的答案

    再老一点你就会发现,生活的艰苦,社交的复杂,都算不上难事。这世上最难的事有三:甘于平淡,保持浪漫,不再言说。1、你不用天天说,我也不用天天感...

    5285  932  2019-10-21
  • 飞鸟和鱼的爱情是绝望的

    是谁说过,飞鸟和鱼的爱情是绝望的,也许有过幸福,但是,一切的绚烂都是以平淡为结束的,一切的浪漫都是以伤害为归宿的,我相信,可是无法遗忘! 如...

    4488  518  2019-10-21
  • 我等你到三十五岁

    前些时候去逛家具城,看中了一组棕色的沙发,宽大,舒服,几乎可以把半个人陷在里面,标价四千多,对老公说:“买来送你啊,当结婚礼物。”他诧异地看...

    3196  131  2019-10-21