原来你是这样的顾先生结婚大结局:我和顾先生是五年后才相爱的

首页综合资讯正文人气:292 ℃时间:2023-09-19 08:16:22

如此冷漠的态度,让身后的唐洛暖噗嗤笑了。

顾莫砚转过头来,与她四目相望,唐洛暖忙心虚的低垂下头,却望见一双发亮的皮鞋,已经杵在她跟前了,心里一咯噔,这下坏事了!

“宝贝儿,我们不过是吵一架,你就出来见别的男人,我好伤心呢。”

顾莫砚一脸伤感的说。

“我不是,”

她话刚说一半,就被薄唇封住了嘴,两人亲吻许久,顾莫砚才不舍得分开了,“暖暖,你好香。”

这话,让在座的其他人,脸面瞬间爆红,尤其是夏家孙女,精致的小脸透着冷意,给人一种不好招惹的感觉。

“顾哥哥,她是谁?”

夏家孙女趾高气昂地问。

“我们没有关系。”

怕他胡说,唐洛暖直接开口解释了,但夏小姐似乎并不满意,而是望向了顾莫砚,眉目含情间,带着几分痴迷。

“我们是情侣,就刚才的举动,你该清楚我有多迷恋她,暖暖,我们走吧。”

话落,他拽着小手,两人亲昵的离开了咖啡厅。

将与各自相亲的男女,远远地甩在身后了。

一场长辈安排的相亲,因为顾莫砚的胡闹,而不欢而散。

“撒手。”

唐洛暖气鼓鼓地说。

顾莫砚识趣地松开手,朝她微微一笑,“相互利用一下,你不必当真,唐小姐,你相亲对象一般般呢。”

暗示她的眼光很差。

“你的也没好哪去。”

她朝他翻个白眼,两人就这么僵着了,好一会儿,顾莫砚才低声说:“聊别人不好,不如聊聊彼此吧。”

“彼此?”

唐洛暖狐疑地瞪他一眼,心想他不会想追她吧?

她这么貌美如花,有男人青睐,再正常不过了。

“我正好想去打网球,一起呗。”

“好啊,不过,赢了有啥奖励吗?我可从来不随便跟人打球。”

“你赢了,要求随你开。”

“大方!”

喜欢他的颜值,两人又有共同的爱好,唐洛暖在不知不觉间,已经对他有所改观了,这种微妙的变化,连她自己都不自知。

晚上,餐厅里。

几杯红酒下肚,唐洛暖笑呵呵的望着他,“你身上有种奇怪的气质,很能吸引人。”

“能吸引你吗?”

顾莫砚抿一口酒,淡笑着问。

“自然能。”

“聊聊你吧,我挺好奇你的。”

一个26岁的女孩,在商场混的风生水起,若没有家里的背景,那她真的很不简单了。

“你知道吗,我有一个女儿,可我把她弄丢了。”

说完,唐洛暖精致的小脸,透着几分苦涩和莫大的感伤,母女分离,很可能这辈子都见到一面,想想都是酸楚!

“或许总能见面呢,你太悲观了。”

唐洛暖凑近了他,两人近在咫尺,她低声问,“顾总,我生过孩子,你会跟我交往吗?”

酒壮怂人胆,她问出了心里话。

“如果我喜欢你,我会!”

唐洛暖笑呵呵地望着他,“那你喜欢我吗?”

顾莫砚脸色一紧,“我从不随意跟女人谈恋爱。”

“好吧,算我没问。”

唐洛暖起身欲离开,却被他拽进了怀里,“但你是个例外!”

就这样,唐洛暖和顾莫砚在一起了,毫无征兆, 却又恰到好处。

相恋一个月后。

一个风雨交加的夜里。

顾莫砚开车来到公寓楼下,拨通了唐洛暖的电话。

“喂。”

她睡迷糊的接听了电话,软绵绵的声音,让人心里荡漾起来了。

“暖暖,我想你了。”他深情地说。

唐洛暖微睁开眼眸,看一眼时间,已经是半夜两点,她估摸着某人病了!

“大哥,你吵到我睡觉了。”她没好气的说。

“暖暖,我若是一无所有,你能收留我吗?”

“废话。”

她被彻底吵醒,起身伸个懒腰,给自己倒一杯清水,望向窗外的时候,正与某人对视上了,见他朝自己挥手,唐洛暖一颗心都要乱了!

刚打开门,顾莫砚就将她拉进怀里,嗅着淡淡的草莓香味,他已经心潮荡漾起来,“暖暖,我来投奔你了,你不会反悔的对吧。”

“你到底怎么了?”

唐洛暖推开了他,一本正经地望着某人,想要一个合理的解释。

这大半夜的,他还真有闲情逸致!

“我想跟你一起住,每天抱着你入睡,每天与你一日三餐,每天跟你腻在一起,想想都美极了!”

说完,他凑近吻上了粉唇,肆&意的纠缠,让唐洛暖都要险些窒息了,被松开时,脸颊羞红,让顾莫砚冷下的心,又沸腾起来了。

“当过兵的人,都是冷静自持,顾莫砚,你完全反其道而行,我都怀疑了,你是否真的当过兵?”

唐洛暖被他抒情整的,鸡皮疙瘩都起来了,但心底却是感动的!

她习惯直来直去,可受不了肉麻的剧情,爱就爱了,哪那么多花言巧语!

反之,不爱便不爱,好聚好散,没必要纠缠不清,她从来就是这样理智的女人!

“我的好体力,你是最清楚的,不如,”他故意曲解意思。

她适时用手堵住他的嘴,“我要睡觉了,明天有个重要的会,”

唐洛暖刚转身,就被他扛在肩上,大步走进了卧室,一场有预谋的风花雪月,让他们再一次的沉沦了。

清晨。

唐洛暖被一阵肚子疼弄醒,直觉告诉她,自己可能来大姨妈了。

她跑去了厕所,证实了自己的猜测,一张脸皱成一团。

“眉头紧皱,是对我昨晚表现不够满意吗?”

顾莫砚见她愁眉不展,宠溺地将她拥进怀里,修长手轻拍着后背,像极了哄孩子。

“顾莫砚,我恨你!”

“唐洛暖,我爱你!”

他深情的表白着。

“你害我来大姨妈了。”

她一想到难伺候的大姨妈,整个小脸都苦哈哈了。

顾莫砚在她唇上一吻,才温柔的说:“红糖水和姨妈巾,我现在帮你去准备。”

说着,他就要起身,被唐洛暖喊住了。

“坏了,家里的都用完了,你恐怕要给我去买姨妈巾。”

一般男人,都讨厌去买姨妈巾的,所以话刚出口,她就后悔了。

“等我。”

顾莫砚没有犹豫,穿一件外套,就急匆匆出门了。

【文章所用图片,源于网络,侵权必删!】

为您推荐