奇葩说第六季辩题和辩词,奇葩说第六季第22期辩手导师辩论词节选

首页综合资讯正文人气:324 ℃时间:2024-03-12 09:53:27

《奇葩说》第六季第22期:本期辩题:对事不对人,真的OK吗?

反方导师蔡康永:我小时候完全就觉得要对事不对人的,我觉得每件完成的事情都太美好,太了不起了,证明了地球是圆的,证明了宇宙是怎么产生的,这每件事都好重要,可是我后来访问了很多把事情做成功的人,他们都在后悔,他们没有把人给做好,他们做成那个事所带来的荣耀跟喜悦,都被他们没有做好人这件事情给冲刷到一丝不剩,所以我那个时候就很心寒地理解了,我们人就是一种感情的动物,我们做成了再多丰功伟业,抵不过爱人离开我们,或者是孩子不喜欢我们。如果是我去教课的话,我就会跟我的学生说,你们要勇敢一点,你们要对事不对人,你们要把事情给做成,不要管人的部分,可是回到家对自己的孩子大概就会说,你千万不要忽略人的部分,就算一事无成,不要错过人的部分。所以呢,这真的很矛盾,然后我就知道我们人类百分之九十九是普通人,我们死掉以后,不会留下什么丰功伟业让后人无法忘怀的,我们只有趁着我们活着的时候感受一点作为人的乐趣,那个人的温暖,我们感受到我们陪伴了我们重要的人,而他们也喜欢我们,那个大概是我们死前最大的安慰,所以这一题我很无奈的选择,千万不要错过我们作为人的部分。

童年时的蔡康永

李诞:对人不对事是本能,对事不对人是本领,那么最终把事情落实到人上是根本。

童年李诞

罗振宇:做事的人在做事的过程中一定会让人看出软肋,但也一定会因此拥有铠甲。

童年罗振宇

马东:1事在人先,是为了防止那个不可解决的事情的发生,当我们遇到那件事的时候,当然要考虑到这个事情里面的人。所以事在人先是人的本事,人在事先是人的本能。2 事指的是人和人的关系,所以事一定是大于人的。没有人就没有事,这一点就是人在事中,所以当我们讨论人和事的时候,其实是在讨论还没有发生的人和人的关系。

童年马东和他的父亲马季先生

黄执中:1我多么希望对事不对人这件事情,如果他能够从小有一个人花时间让他来理解这件事,让他这个人得到真正的自由。2,这世界上我很庆幸,有些人在做着一些负重远行的事情,我认为他们特别温柔。3 事情也许会有定论,可是人不会,人是有弹性的、是会成长的、是会改变的。人不是固体、不是铁板一块,人不像事情一样可以被贴标签,“你做的事情并不完全能够证明你是谁,你总是有机会的”——这是我这辈子听过最温柔的话。

吴昕:希望每个人都有“被看见”的机会。

程璐:所有的选择,都是有代价和成本的,人不是机器,不应该只有理性,更应该有温度。

颜如晶:……他太渴望太渴望遇到一个公平的职场,他心里太想遇到不需要人情世故的地方,但是每一个地方都有,每个地方还是需要拍马屁,还是需要讨欢心,还是需要处理人际关系,所以他觉得对事不对人这句话不OK,骗人的!就像很多好人,他做了好事之后,结果遇到的是碰瓷,他就会发微博说人善被人欺,马善被人骑,世界上好人没有好报,他生气了,他难过了,但是他打心底认为善良是不ok的吗?他觉得做好事是不ok的吗?不是,他是个善良的人,他是个想做好事的人,所以任何人很生气的说对事不对人不ok,其实他特别想遇到对事不对人的场景,但是大环境没有,这个环境不允许,所以那怎么办呢?那只能说别气了,就那样吧,身在阴沟里,我们心向光明就好了。

陈凌岳:例外总是比规则先到来,规则不应该是一成不变的,所以我们才有改变的动力。只有我们意识到每一个个体都是值得被保护的,所谓的群体才能从例外变成规则。

席瑞:在人生的绝大多数场合,“对事不对人”是在保持我们社会的公平、正义和真实。

杨奇函:你有没有想过自己了解的事情只是局部?你所站的道德制高点,只是建立在一叶障目的情况下?所以我们为什么对人,就是为了站在道德制高点时提醒一下自己——他是个人,不是个机器,他在处理特定感情的时候,有没有苦衷呢?

冉高鸣:我们每个人都有残缺,有些是看得见的,有些是看不见的。终有一天,我们会在人生的某个跑道上,成为一个需要拄拐的人,你想要别人怎么对待你?是对事不对人地说“希望你别拖后腿”,还是拉起你的手跟你说一声:“加油,我们一起”。

薛兆丰教授的话我没有记录下来,但是我好像听懂了,大概意思就是说流水线工人可以跳槽,在哪里工作都一样,但是高管不能随意跳槽,因为换个地方,他可能就不能发挥出他的才干,价值就低了。

本文编者采菊东篱下804欢迎关注

为您推荐