月满西楼

首页心情日记正文人气:276 ℃时间:2019-03-24 10:21:07

回家路上,一首忧凄、柔婉的《月满西楼》从街边的小店里飘来。幽缓、沉郁的旋律中,似乎看见那位才华横溢、多情美丽的古代女子,裙裾飘飘袅袅婷婷轻解罗裳独上兰舟,凝眸落花流水,怅望雁群自顾飞去,独看月满西楼,无尽相思忧愁缠绕眉头。

喜欢古诗词的人,大多喜欢那简洁的语言、铿锵的韵律、优美的意境、独到的感受,但我觉得,真正喜欢古诗词的人,内心一定有一份挥之不去的古典情怀和一份浓郁的怀旧情结。

悠悠的思绪将记忆带回了遥远的往昔,儿时乡村的月夜在眼前浮现。记忆中的月亮很大很圆很亮,初秋的夜晚,如水的月光下,我和妹妹坐在场院里,看母亲一趟一趟的往回拉秋庄稼。村中的小道上,披着月光的乡亲一路说笑着回家,归圈的牛羊也沉寂了下来,免了牧人的喝斥和鞭打。收了一半的高梁地里,秋虫不甘寂寞的独自鸣唱。妹妹困了就缠着我和她一起数星星,嫦娥奔月的故事每次刚开了头,调皮的妹妹就抢着说,可总是将董永搅在一起。年幼的我们,常常凝望着天空,看弯弯的月牙变大变胖,最后满月,总希望能看到那位美丽而寂寞的仙子和那只可爱的小白兔,喜欢化妆打扮的月亮和美丽的神话传说,陪我们度过了那些寂寥漫长的夜晚,诱发了少年无尽的幻想。农闲的月夜,大人们坐在场院里拉闲,男人席地而躺,边抽烟边讲今年的收成,明年的打算。女人边借着月光做点简单的女工,边拉家常,东家的婆婆有福,娶了个好媳妇,西家的汉子在外发了财,找了个外地婆娘。而孩子们,就放开了疯,老鹰抓小鸡,红军打白匪,又宽又大的场院里,男孩子们用玉米杆高梁头当弹药武器,女孩子们在一旁负责救助伤病员,电影上看到的情节,全在我们的演习之列。和谐优美的乡村秋月夜,像一幅迷人的风景画,定格在了我年幼的记忆中

刚参******作,第一次过中秋,在那所任教的山区中学里,我看到了生平最美丽的月景。那时高考失利的阴影笼罩在我的心空,情绪低沉而颓废。中秋之夜,我没有回家,没有和为我担忧的家人一起度过,而选择了一个人躲在简陋的办公室里独自流泪。可是天刚黑,月亮即将升起时,我的房门就被敲开了,一群腼腆纯朴的山里孩子,捧着梨、枣、核桃和月饼站在门口,邀我一同联欢。那些明亮的眸子里盛满了真诚和渴望,我没有理由不答应,也没有理由再忧郁。那天晚上,在那个山区中学里,我们说笑话,讲故事,又唱又跳,歌声笑声穿过静谧的月夜,轻轻落在了村庄和田野,落在了寂寞的月宫。月光给简朴的校院涂上了一层圣洁的色彩,教室里低头书写的身影让我感觉到了自己肩上担子的沉重。那个明月如辉的秋夜,那些星星一样闪烁的眸子,像一只无形的手,轻轻点拨了我心底最脆弱的那根弦,让我一下子如大梦初醒,感受到了生活的美好,人生的可贵。

也许因了以上种种原因,我对月光情有独钟,可是城里的月亮似乎很羞涩,总是藏头露尾,很少能淋漓尽致的一睹其芳容。走在街道努力仰头寻找,或者站在阳台伸出脑袋去看,闯入眼帘的总是闪烁灿烂的街灯和五彩缤纷的霓红灯,月亮的娇姿被隐在了繁华的后面,淡漠了记忆。独在异乡为异客的游子也没有了“抬头望明月,低头思故乡”的机缘,即使偶尔露头,也若即若离,若隐若现,犹抱琵琶半遮面。文人骚客也找不到了“举杯邀明月,对影成三人”的暇思和憧憬。

有次回老家和母亲住在一起,说话到深夜,疲劳的母亲发出了轻微的鼾声,而我却睡意全无。容易满足的母亲,对女儿的要求,只仅是女儿能回来,亲口吃到她做的酸汤面,能和她相伴着睡在一个土坑上。推开窗户,皎洁的月光扑入了怀中,满眼的清丽、满目的恬淡、满心的惊喜。多么亮的月光啊!我的老家在黄土高塬上,房子建在塬边上,放眼能看得很远,寂静的山村与田野都在熟睡,只有天空一轮明月与满天灿烂的星斗,含笑俯视。家乡的月光,仍如儿时一样纯净与明亮,让烦乱的思绪一下子变得清晰明澈起来,心也一下子盛满了柔情。那晚的月光又唤醒了我沉睡的记忆,许多过去的往事一齐涌上心头,看着熟睡了的头发灰白满脸皱纹的母亲,突然有种冲动,很想摇醒她,对她说出我此时的感受,说出我心中对她的感激和爱。可最终我没有忍心叫醒母亲,我知道,对母亲而言,她需要的并不是女儿的表白和感激,而是女儿的幸福和安康。

“明月松间照,清泉石上流。”王维的月亮是空灵恬淡的;“我寄愁心与明月,随君直到夜郎西。”李白的月亮是浪漫惆怅的;“今夜鄜州月,闺中只独看。”杜甫的月亮是沉郁孤独的;“明月几时有?把酒问青天。”苏轼的月亮是飘逸旷达的。其实,月自盈缺,人有悲欢离合,可是不管你喜与悲,欢与忧,月亮还是那个月亮,亘古不变,是人赋予了月亮情思与感怀。月亮丰盈了诗人的心灵,诗人也让月亮光彩照人。

美的月亮留在了记忆深处,有情有意的月亮藏在了古诗词中,住在现代化的都市里,要想和月亮谈心,不得不翻开古诗词,明亮、纯净、美丽,能入诗入画,可抒发诗人深情,可寄托词人幽思的月亮在精装的古典绝唱中沉睡。清冷秋夜,一行孤雁,明月下,小楼上,才情毕露的女子,遥望远方,托雁传情,对月抒怀,“才下眉头,却上心头”。如果可以,我宁愿生在古代,作这位传奇女子身边的一名使女,陪她在月满西楼的秋夜,为伊消得人憔悴。

为您推荐