天乩的最后结局解说 时隔四年,再看天乩为爱自爆灵丹的他

首页综合资讯正文人气:471 ℃时间:2024-05-25 10:23:44

原本是冲着任嘉伦去追《与君初相识·恰似故人归》这部剧的,却不料该剧的剪辑如此不给力,身为男主的长意,基本每集只有5分钟的镜头,还有7集男女主不同框的情形。

即便如此,我还是凭着一腔热爱,将这部剧从头到尾看了两遍。

但最让我意难平的是,该剧的大结局,看上去十分圆满,却处处透着敷衍。

长意人间游历三百年,竟没有一个实质性的镜头。

纪云禾被封印三百年,也没有一个斗顺德的场面。

最让人匪夷所思的是,纪云禾从开始到结局,一直在变身,从驭灵师到九尾狐最后直接变成了一条鱼。

长意最终等来了纪云禾,他们相互依偎在断崖上,最后玩起了游泳比赛的游戏。至于纪云禾如何变成了一条鱼的,无从知晓。

看的我是一头雾水。纵然看了很多坊间传闻,我还是难以接受这个烂尾又强行赶场的大结局。

这让我不禁回忆起当初看《天乩》大结局的心境,西湖上苦等许宣应约的小白,那种悲伤的心情和重逢的场面,真的太让人感动了。

我竟不自觉地花了三天三夜的时间,又重刷了一遍《天乩》。

却不曾想,时隔四年,再看《天乩》,最让我意难平的竟是被命格耽搁一生,最终为爱自爆灵丹的妖帝斩荒。

我一直不明白,为何身负贪狼命格的斩荒不配进九重天,直到去专门考究了贪狼命格的含义,才明白,为何九重天不肯给斩荒一个仙家尊荣了。

斩荒的星盘命数是贪狼命格,因这命格,天生带煞,有混乱天下之象。

从字面意思看,所谓贪狼,既贪又狼,往往给人一种不好的感觉。

而贪狼格的特点,不仅多才多艺,灵敏机巧,学习力强,足智多谋,还野心十足。

且贪狼悟性高,观察力强,贪狼喜欢自由,所以“乐为放荡之事”,其人会比较放纵,无视世俗礼法。

贪狼还信奉“我的生活我做主”,很喜欢自己拿主意,不爱听别人指手画脚。爱憎分明,内心刚烈,外表豪爽、不拘小节。

看到这,就能明白,一向自视过高,把拯救苍生挂在嘴边的仙界,断不肯把斩荒这样一个随时都会爆的雷,埋在仙界这块净土了。

而斩荒的表现,确实也应了他的命格。

本是一母同胞,真身都是万年难遇的五色麒麟,有着相同的容貌,就因为贪狼命格,哥哥做了天下的主宰天帝,而斩荒却沦为三界的孤儿。

倘若斩荒是个庸俗一事无成之辈也就罢了,偏偏他才华谋略样样出众。

因为命格,斩荒被贬下界后,被天帝赋予万象令前往北荒。他也能一路过关斩将,最后打败众妖首领,收服逆云,成为北荒之主妖帝。

明明三界和平,他也曾带领10万妖族立下汗马功劳;明明天界曾允诺他一个仙位,可到了兑现承诺的时候,天界竟玩起了捉迷藏的游戏,对他是避而不见,推三阻四。

最后,以百草仙君之口,用贪狼命格,把他拒在仙门之外。

这让从小就争强好胜,一身傲骨,恣意洒脱又身负万象令的妖帝斩荒,如何能咽下这口气呢?

一如他所言:他敢毁了诺,妖族,就敢逆了天。他一怒之下,愤恨地叛出九重天。

最终被白帝算计,打散元神,隐匿凡间。

他历经千年重聚元神,心思谨慎缜密,步步为营,只为一朝卷土重来,只为争一口气。

可偏偏,千年筹谋,功亏一篑,皆因一个情字。

而白夭夭,是他千年来躲不开,避不掉的情劫。

白夭夭上天入地,只为收集紫宣的元神。功夫不如有心人,她还是在西湖边上利用聚魂灯,寻到了紫宣的元神碎片,放入了自己的灵珠,并用心头精血温养。

一养就是五百年,白夭夭日日对着紫宣的元神深情倾诉相思之苦,却不知紫宣的元神碎片上还附着斩荒的元神碎片。

听了五百年情话的妖帝斩荒,早就对白夭夭情根深种,竟让他在人间苦苦寻找白夭夭二十年。

可惜阴差阳错,斩荒误把小青当恩人,可即便如此,他依然对白夭夭有种说不出的爱之冲动。

于是他制造了一场,热闹街市的偶然重逢,明明心中千言万语,而他最终只是浅浅地说了一句:姑娘,我叫斩荒。

就这样一个,剑眉星眸、面如冠玉、英气勃发、风华绝代、桀骜不羁、笑起来邪魅温柔的妖帝斩荒,竟在白夭夭那里,没有留下一丝痕迹。

再相逢,斩荒把白夭夭当作引许宣、齐霄入局的棋子,而白夭夭把斩荒视为枉顾妖命、不顾念苍生的敌人,她宁愿叛离妖族,也不愿做斩荒的走狗。

斩荒用自己的本命灵力49道莲火剔除了白夭夭的妖族身份,却也因此验证了白夭夭就是自己寻找了二十年的恩人。

寻寻觅觅,兜兜转转,心心念念的人,早就是死敌许宣的娘子,他悔不当初,动了强娶豪夺的心思,他妄图将她困在身边一生一世。

他固执地以为,仇也好,怨也好,只要白夭夭活着,他就要将她囚在身边一生一世。若白夭夭死了,他也会在三界之中为她重聚魂魄,来世再见,她也必须是他的。

他以为,这就是爱人的方式。

也许是因为缺少爱,所以他也不懂如何去爱一个人。

他费尽心思,给白夭夭妖后的尊荣,白夭夭宁死不领情;他强掳他到隐秘的山野,对她百般呵护,白夭夭从未放弃逃离;他用妖力为她种下满园的白花,但她只喜欢许宣的十里桃林。

他真心实意地付出,却从未感动过她。

在天帝的指点下,白夭夭还是毫不客气地从斩荒那里夺走的万象令,成了新的妖帝。再次面对亲人的算计,心爱之人的算计,他心如荒漠,再无向往。

三界视他为仇敌,以为他稀罕天帝之位,却不知,他争的向来都只是一口气,但为了白夭夭,就连这口气,他也放弃了,他也不想争了。

他早就对白夭夭说过:假如这世上真有人能杀了我,此人也会是你。到最后,他真的兑现了诺言,为白夭夭自爆灵丹而亡。

他也曾质问白夭夭:你对世人皆好心,为何偏偏对我如此残忍?他不知道的是,白夭夭虽为妖,但她天性单纯、善良、深情又倔强,她为紫宣幻化人形,又在紫宣的教导下,成长修炼,在她心中,从始到终,都只有紫宣一人。

他把贪狼命格和破军命格都给了白夭夭,加上万象令,他以为这样,三界之中再无人能欺负她。

他知道三界容不下两个妖帝,他唯有一死,夭夭方有生机。而剥离命格,必死无疑,但他毫无畏惧,这是他最后爱白夭夭的方式。

他把白夭夭安置在结界中,孤独地告别:“君问归期未有期,慵倚栏杆,满院春寒”,夭夭,此去一战,我们今生都不会再见面了。

他设计好一切,安置好一切,去赴许宣、齐霄的生死局,竟让我感觉有些悲壮。

是非成败转头空。他早就做好了赴死的准备,但他依然有最后的遗憾,这一生的胜负,一生的荣辱,到头来随红莲业火付之一炬,留下的,唯有他那颗爱而不得的心。

他说,夭夭,情之滋味入骨相思,我离问鼎三界只有一步之遥,可离你,却始终千山万水。

他本可跨越这一步之遥,但却无法跨越这千山万水。什么大业,什么天帝之位,在他眼中,终究抵不过这五百年的相思入骨。

他努力过,争夺过,付出过,却从未有人感动过。怎么办呢?他生性洒脱,他始终坚定地说:我命由我不由天。

来去,生死,皆由他一人做主,他还是用最决绝的方式,孤独地走了。

他最后的洒脱,依然是心心念念地问,白夭夭会不会记得他,记得他的好,记得他的坏,记得哪怕关于他的一点点付出。

看着白夭夭不自觉地往许宣背后挪了挪的动作,还有那忌惮的眼神,他明白,白夭夭对他从来没有一丝情动。

所以他只能自我安慰地说,忘了也没关系,他爱白夭夭,本就是他一人之事。上有碧落,下有黄泉,前后万万年,遇见过,爱上过,就够了。

这一场只关于一个人的风花雪月,终究还是浇灭了他千年的欲望,千年的怨气,也淹没了他生的欲望。

他只能把期望寄托在来世,也许唯有把期望寄托在来世,他才可以死得更加坚定些。

他终究还是爱惨了她,但这份爱,终究是不合时宜,纵然深情,却都是错付。

“今生你多保重,来世,你只会,是我的。”大概是他对白夭夭最后的最深情的告白吧!

为您推荐